首页 > 母婴 > 亲子家庭
文章内容页

弃医改当心理师他守护孩子心理健康
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表于2019-02-01 22:45
  • 被阅读
  • 弃医改当心理师他守护孩子心理健康
    如果你是旁人称羡的人生胜利组,即将穿上白袍成为医师,但心底却隐隐有声音告诉你「你并不爱这条路」,这时你有多少勇气转换跑道、重新来过?冯彦翔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    冯彦翔听从内心的声音,放弃医师光环,报考心理咨商研究所,如今在台东守护弱势孩子的心理健康,他认为,这个选择很值得。

    冯彦翔自幼成绩好,父母师长都告诉他要以当医生为目标,他就这样理所当然地读书考试,一路考取高雄中学、国立阳明大学医学系。高二那年,他读到侯文咏写的《危险心灵》,书中批判填鸭式、罐头化的教育体制,他惊讶发现,这与自己受教育的经验如出一辙,同时,书中好像说中什么自己没有意识到的事情,不过当时的他还无法具体化内心的冲击。

    高三学测成绩不负众望,他拿著成绩单找老师写推荐信,老师反问他「你清楚医学系在学什么吗?」「这真的是你想要吗?」那是他18年的人生中,第一次被问到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未来。他清楚记得,自己答不出来,然后一整天都沉重得说不出话。

    不过,他不了解的不仅是医学系,对其他系所内涵同样陌生,于是仍然被家人说服北上攻读医学。大学时期接触咨商、参与社团的经验,影响冯彦翔未来的路很深。

    大一时,冯彦翔修习普通心理学,课程要求每位学生到咨商中心体验一到两次咨商。他第一次感觉到,有固定时间、固定的人可以谈烦恼,可以讲一些平常不知道能跟谁说的话,其实很放松,似乎也有疗愈之效,这一咨商就是两年。

    咨商培养认识自己不再追逐别人标准
    冯彦翔说,中国的教育并没有好好培养一个人认识自己、确定自己喜欢或想要什么,而咨商是让人有时间与空间慢慢认识自我的过程。藉由咨商慢慢发现,原来自己习于拿别人的标准、别人的期待来压迫自己,例如师长期待你当乖小孩、期待你考高分念医学、期待你省钱住宿舍、告诉你忍受作息不同的室友才是成长等,长期下来就习于忽略自己心里的声音。

    他说,内心的讯息如果没有被充分觉知,就很难思考解决办法、很难开心起来。「因为咨商,看到自己的这一面,也因此更明白要在别人的期待跟自己的感受之间作拿捏。」

    国中时曾经被霸凌一度不善与人相处
    冯彦翔很少对人说自己曾遭霸凌,他不清楚为什么国中班上有几个人特别讨厌他,会在他的座位踩上脚印、在他的桌上放壁虎屎或老鼠屎,这影响他日后与人互动时显得退缩,甚至自觉与人相处有困难,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。

    这件事,直到他大学期间参加咨商中心的义工团才有正向转变。义工团协助咨商中心举办大大小小的心理健康卫教活动,与这群温暖的伙伴相处的过程中,他觉得好像渐渐找到与人相处比较舒服的方式,笑容也多出许多。

    随着学习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冯彦翔渐渐觉得医学不是他想走的路,特别在大五、大六走进医院见习与实习后,这个意念显得更为强烈。

    当实习医生累瘫更坚决转换跑道
    冯彦翔回想,当时值班工作包括巡房、急救、抽血、打医令、打病历等许多繁杂事,常常半夜被叫起来处理,有时甚至幻听手机在响,回家后往往累到瘫软在床。「我对工作内容兴趣不高,觉得自己是不是又重新拿不喜欢的事情压迫自己?另外,也对于没有充分的时间好好地陪伴病人、提供全人照护,常感觉力有未逮。」

    随着不适感逐渐累积,大六实习结束后,他毅然决定转换跑道,报考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心咨所。毕业后到台北市龙安国小实习一年后,考取心理师执照。这时父母仍旧不死心地问他,「真的不回去当医生了吗?」他的答案是肯定的,他先到了科技大学的咨商中心工作,如今则在台东「孩子的书屋」担任弱势儿童的咨商心理师。

      本文标题:弃医改当心理师他守护孩子心理健康

  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greenjk.com/Mother-and-child/Parent-family/125315.html

      深度阅读

  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绿色健康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健康!

      推荐阅读